好句子大全 > 散文精选 > 情感散文 > 盼归

盼归

作者: 高梅2016年11月12日情感散文

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覆盖了整个村庄。

天刚蒙蒙亮,莲花娘拖着那条病退,拄着一根荆木棍子,就从家里往外走了,身后留下一长串歪歪扭扭的小雪坑。来到村口那棵老槐树下,一手扶树,一手拄拐,整个身子颤颤巍巍。从家到老槐树,一里路,额头上竟有了细密的汗珠,摘了围巾,从头发里冒出来热腾腾的白气。她长长地喘了一口,拿围巾擦了一把脸,眼睛却早就朝村外的路口望着了,眼神里是望穿秋水的期盼。风吹过,树上的雪簌簌落下,落进衣领里,彻骨的凉。她打了一个寒颤,赶忙把围巾围上。

“娘”,是莲花的喊声。

她朝身后看了一眼,站着未动,扭回头依旧张望村口的路。

“娘,咱回家吧,这么冷的天,你的腿受不了。”莲花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搀娘。

“莲花,你哥哥这混球,眼看着就过年了,咋还不回家来看看呢?他躲出去五年了,连个信也没捎回来过。他欠下一屁股饥荒,我们都快帮他还完了,他咋就不知道回来看看呢?”莲花娘嘟囔着抱怨。

娘一提起她哥哥,莲花就心疼娘,就生那混蛋哥哥的气。

莲花他哥海山,吃喝嫖赌欠下一屁股债,风流快活够了,脚底抹油找不到人了。可苦了莲花她娘,受四邻八舍的白眼不说,还要替儿子还账。莲花娘白天干小工,晚上就去镇上拾荒。莲花跟妹妹都出嫁了,日子也不宽裕,能帮也有限。五年,一千八百多个日子,莲花娘没白没黑的忙活,账也快帮儿子还完了,也落下了一身的病。

“娘,你腿好的时候没日没夜的干,为了替他还债,你连个鸡蛋都不舍得吃,他一走就是五年,真是没良心,也不想想你在家是怎么过的,你就当没养这个儿吧。”每每说起她哥,莲花恨得牙根痒痒。

“唉,我就当没养这个儿?”莲花娘长叹一声,莲花搀着她往家走。

她一步三回头地朝村口望。

莲花别过头去,悄悄地抹了眼角的泪。

莲花娘猛地撇开莲花的手,指着村口的路,惊喜地叫到:“莲花,你快看啊。那不是你哥哥吗?那走路的样子,那身条的高矮,就是你哥哥。”远远的有人影往村里走。

“你哥哥在外边找媳妇了,我看到了一个小孩呢,是他们一家三口回来了。”她说着跌跌撞撞地朝村口跑去。

三个黑点越来越近,莲花清楚地认出来:是前街的二狗哥,他们一家三口从城里打工回来,他的身高跟莲花哥差不多。